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曹靖华与鲁迅的深厚友谊

日期:2019-05-15?|? 作者:本站原创?|? 58 人围观!

徐悲鸿素描作品《鲁迅与瞿秋白》在介绍俄国和苏联文学的过程中,鲁迅恰逢其时也恰逢其人地遇到了曹靖华。

因为,虽然鲁迅十分重视苏俄文学,但却不懂俄文和东欧文字,这使曹靖华恰如其时地成了鲁迅向中国介绍俄国和苏联文学最好的助手、最好的战友、最可靠的桥梁。 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曹靖华经海参崴转赴苏联,接着常驻列宁格勒,这对了解、研究、译介俄国和苏联文学来说,有了更便捷的条件。

就是从那时起,曹靖华与鲁迅开始了十年如一日直到鲁迅生命最后一刻的频繁通信,开始了他们之间密切的友谊和交往。 在鲁迅“致曹靖华”的书信中,除大量谈及译介出版苏俄文学和版画作品之外,鲁迅还常常向曹靖华介绍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中国文坛的情况。

当时,上海文坛很复杂,官方、“新月派”和“第三种人”,以及左翼文学内部,矛盾错综复杂,斗争十分尖锐。 从信中可以看出,鲁迅视曹靖华为至交,对别人难言之事,可以对曹靖华言之;向他人不便托付之事,可以向曹靖华托之。

他们的通信,使用了很多我们今天很难明白的暗语、约定称呼、特定指称等。

曹靖华不仅在同国民党、“新月派”和“第三种人”的斗争中坚定地站在鲁迅一方,就是在左翼作家内部的矛盾冲突和纠葛中,他们两人也是有共同心声和知心语言的。

可以说,曹靖华是鲁迅最亲近的嫡系,是鲁迅包括瞿秋白和胡风在内不多的几个至交挚友之一。 鲁迅和曹靖华对瞿秋白有着共同的深情厚意谈鲁迅与曹靖华的关系,不能不谈后者与瞿秋白的关系。 曹靖华1921年被社会主义青年团派往苏联东方大学学习时,瞿秋白正在那里为中国留学生讲课,他们的结识和交往,对曹靖华有着重大影响。

可以毫不含糊地说,瞿秋白是曹靖华走上介绍苏联革命文学道路的引路人。

在《罗汉岭前吊秋白》一文中,曹靖华满怀深情地回忆了当时瞿秋白细心地帮助他修改译文的往事。 曹靖华1923年翻译契诃夫的独幕剧《蠢货》,1924年翻译契诃夫的剧本《三姊妹》,都是经由瞿秋白帮助联系发表的。

瞿秋白对曹靖华说“应当把介绍苏联文艺作品与理论工作,当作庄严的政治任务来完成”,还勉励他“做一个引水运肥的农夫”,立志于灌溉“中国这块贫瘠的文艺田园”。

曹靖华一生坚持不懈于此项事业,就是按照瞿秋白的教诲身体力行的,瞿秋白既是曹靖华的良师,又是他的同志和朋友。 至于鲁迅与瞿秋白的关系,大家都很清楚。

鲁迅谈到瞿秋白时曾说过一句名言“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显而易见,鲁迅视瞿秋白为“知己”。

所以,瞿秋白是鲁迅和曹靖华共同的朋友。 鲁迅在“致曹靖华”的信中,不时提到“它兄”,并提供“它兄”的情况,这里的“它兄”,指的就是瞿秋白。

红军长征一开始,鲁迅在1935年1月6日给曹靖华的信中告诉他:“它嫂平安,惟它兄仆仆道途。

”“它嫂”是指杨之华,“它兄仆仆道途”,就是说瞿秋白正奔波在辛苦的路途中。 得知瞿秋白被捕(1935年4月下旬)的消息后,鲁迅在第一时间(1935年5月14日)的信中立即告诉了曹靖华:“闻它兄大病,且甚确,恐怕很难医好的了;闻它嫂却尚健。

”这里“大病”,是暗指被捕一事;“很难医好”,是指营救之困难。

5月22日信中鲁迅又说:“它事极确,上月弟曾得确信,然何能为。

这是文化上的损失,真是无可比喻。 ”获悉瞿秋白牺牲后,鲁迅6月11日信中又告:“它兄的事,是已经结束了的,此时还有何话可说。

”实际上,瞿秋白是6月18日牺牲的,可能当时消息传得有误,在瞿秋白尚未牺牲时,就传出他被杀害了。 因此,鲁迅把这一噩耗告诉了曹靖华。 接着,在6月24日的信中,鲁迅又告诉曹靖华要给瞿秋白编文集,并说:“但我以为哭是无益的,只好仍是有一分力,尽一分力,不必一时特别的愤激。 ”从这里可以看出,对于瞿秋白的牺牲,曹靖华和鲁迅都强忍着巨大的悲痛。

后来,关于《瞿秋白文集》编辑和出版的进度,鲁迅在一连串的书信中一一告诉了曹靖华。


情感美文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情感美文-情感专家www.c229.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