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谈情不说案杜卿风上官夜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日期:2019-07-09?|? 作者:本站原创?|? 134 人围观!

谈情不说案杜卿风上官夜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精彩章节试读:翌日。

当一米微阳刺透明镜似水的苍穹之际,上官夜已在衙门查看白马县的在册人户,以便了解此地人口增减问题时,卿风已漫步于晨曦来到衙门画卯。

刚入签押房,她就耳闻上官夜说:“户口版籍陈旧,隐漏之多,这林泰寿在任期间,是从未按照户籍的制度每三月对白马县的人进行登记除名,还是你们消极怠工,将白马县所有人的造册搁往了他处?”县丞这个官,乔老爷本是买来的,他哪知道这么多?以往只会跟着林泰寿吃香喝辣,欺压百姓。

眼下被安排来的上官夜到底有着何种品行,他还真不好说,唯有面做苦状道:“那林泰寿只会强力压制百姓,将民脂民膏收入囊中过着腐烂奢靡的生活,怎会热忱于这些?不然也不会屡遭查禁。

”“那么从今日起,你去严格勘查造册,解决白马县户籍混乱的问题,以后这里的人家,有添丁的要登记,不幸夭折的也要除名,然而凡是在册人户,也得向朝廷如实赋税,而不是卷入自己的私囊,并且年满十八为丁者得负担朝廷的各种差役。 另外……本县得减少官吏放贷之事。 ”“啊?”这减少官吏放贷,那往后的日子还怎么过?“对了,我给你三日期限,你看如何?”“啊——?”蔫头耷脑的乔老爷登时傻了眼,“这么庞大繁琐的公务,我一人怎能完成?”“衙门里不是有个叫杜卿风的捕快?她行事雷厉风行,你一定用得着!”不是吧?她上辈子做了什么孽,摊上这种人?居然公报私仇,要她听候乔老爷的差遣在三天之内解决掉白马县户籍混乱的问题?开什么玩笑!还好三十六计中有一计叫:撤——!“卿风。

”尚未转身。 纪翠花就从门外走入。 上官夜微蹙着眉,将目光看了过去,眸色骤凛。 乔老爷招了招手,唾沫星子乱飞道:“你俩来得正好,我有事要交代你俩去做。 ”不会吧?这可真是走了狗屎运了!卿风用手抚了一下头,颇有些伤脑筋地上前听他安排一通,就与纪翠花带着郁闷的心情离开衙门,去了奉天城找来里长核查人口,可是里长给了两人一记闷棍,道:“户册不在我的手中,你若核查就去盐帮找他们当家的。 ”卿风疑惑:“本城户册何以去了对方手里?”他有些无奈道:“因为我早已不是这里的里长,只是个跑腿的了。 ”啊?好端端的一个里长怎么就变成跑腿的了?事实证明,这里的大小官职,不仅仅只是这里,就连北安城,都被盐帮当家的一人独揽。

而这次核查人口之事,看来真的是一个苦差,并且还伴有危险。 “咱俩去吗?”见那人一走,纪翠花琢磨着问道。 “去,当然得去。 倘若无功而返,那上官夜指不准会借此事来针对我俩。

”“不会吧?”纪翠花睁大了眼,显然有些不太相信,“再怎么说,上官大人都是个读书人,应该通情达理,怎会给我俩穿小鞋?不如我俩回去跟他说说此事,让他派遣他人来?”这话说得好玄乎,卿风一摆手:“你说他通情达理倒不如说是给了我温柔一刀,让我来了这么个鬼地方。

倘若你要回去就回去,但我不保证他不会安排更阴险的差事让你去办。 ”“啊?那我还是跟着你得了,不就一个盐帮,咱俩还怕了那老头子不成!”说着,两人战战兢兢去了盐帮。 说明来意后,守门的护卫也未做任何刁难,直接将二人引了进去,顺着密植成行的松墙进了内院。 走过回廊,一曲《琵琶吟》忽从身侧传来,透过隔扇门,隐约可见几道朦胧的身影。 “二位捕爷,里边请。

”开了门,一缕幽香无声无息飘了出来。

卿风抬眸看去,瞧见五名乐师抱着五彩琵琶坐在里头。

舞姬霓裳飘然,挥舞着长袖。

这样的画面,怎一个美字了得!看来这当家的,小日子过得挺惬意的嘛!“好个臭娘们儿,竟敢跑到盐帮来?!”这个声音似曾相识啊。 一撇人影来到卿风跟前。 那浑身的戾气,实在太碍眼。 “不想与你这种小喽啰唇舌。 今日前来,我是奉大人之名来拿本城户册核查人口,你们当家的现在人在何处?”“你……”“金虎退下。

”懒懒垂地的纱帐内,忽然传来一阵清雅淡漠的嗓音。

卿风循声抬眼时,一缕春风悄来,吹开了纱帐一角,使人隐约可见一位披着红袍锦缎、手执血柳雕花长烟斗的男子正坐在纱罗珠帘内,虽看不清他的容貌,却在朦朦胧胧间让人想入非非时,他淡雅的声音再次响起。 “白马县衙内,如今是谁在掌事?”卿风闻言感到奇怪,问他:“你是何人?”男子容颜微动,牵起唇弧:“你到我盐帮来,未回答我的问题,反而询问起我是谁,这样合适吗?”听这语气,难道他是……“听说盐帮当家的是位老爷子,莫非你是他儿子?”纪翠花抢在卿风之前,问出了她心中的疑问。

刀疤汉顿感不满:“谁告诉你,我们当家的是个老头儿?”随即朝着那人深深一揖:“公子何必与这些狗腿子言语?上次若非这儿,我岂会负伤累累,丢尽盐帮颜面?”“瞧你这话说得,技不如人,倒怨天尤人了?”“少废话,”刀疤汉怒喝,随即从怀中取出一片薄如蚕叶的金叶子凑往卿风跟前,“要不是你用这东西击中我脉络,我的脚会这样?”瘸了?卿风表示惊讶,再看刀疤汉的脸色极为吓人,多半是气炸了肺。 但明人不做暗事:“我没做过,你别污蔑我。 纵使我会使用暗器,怎会舍得用这般值钱的东西?更何况那日若不是你逼良为娼,硬要将长孙妹子卖去窑子,也不会有这样的报应。 ”“少跟我掰扯,你今日休想走出盐帮大门半步!”浓眉一锁,刀疤汉愤怒之下手中长剑遽地刺了过来。

卿风心中一骇,没想到长孙家的事会给自己伏了这么一个杀招。

整个人被凛冽的剑气逼得往后退出一步,侧身抽出袖中软剑,森寒的剑气迅捷地朝刀疤汉卷来,带着破风的强劲,震得刀疤汉浑身发颤使不上一点劲儿,眼睁睁看着剑尖逼近的千钧一发之际,一条人影遽步而来,动作形如流水,不费吹灰之力将软剑斩成两截,后而伸手扼住了卿风的喉。

卿风汗毛不由倒竖,凛凛转眸望向那人,心中委实一惊,暗忖眼前这位有着七分妖致、三分仙骨的男子就是盐帮当家的?这也生得太狐媚风雅,俊逸倜傥了吧?!只见他有着一张玉琢冰削的容颜,摄人心魂的凤眸,高挺的鼻梁下,薄唇微挑,透着一股性感和邪气的味道。 惹得人心突起涟漪,仿佛只需一眼,就令人失了魂魄,宛若那禁锢在画中的仙媚,突然来了这个红尘,也不知惹了多少少女的痴望,令卿风还真未见过这等妖邪的绝美男。

如果说上官夜是颗夜明珠,那么这个男人必定是颗黑曜石,并且充满了致命的吸引力。

“公子。 ”刀疤汉气息不均着看向他。

那眼神儿似在询问如何处置杜卿风。

男子不予理睬,蹙眉垂眸一瞬间,再次相问:“衙门如今掌事的人是谁?”也不知这男子有何居心,竟反复询问?或许更准确地说,他是否是在确定一件事?卿风闭口不答,将目光扭向一侧。 男子徒然加重了手中力度。

幽深瞳眸里的杀机也时隐时现,像一把动漾的野火,令心如鹿撞,痴迷在他容貌中的纪翠花顿时吓飞了三魂六魄,立刻出声:“衙门如今掌事者乃上官夜。

”男子甩开卿风,一个踉跄,她背脊结结实实撞在了红木房柱上。

“回去告诉上官夜,三日后我会亲自登门拜访。 送客!”卿风心中大怒,暗忖这人真坏,但也不敢与他硬碰,唯有先离开再说。

“公子,”瞥着离去的二人,刀疤汉来到男子身侧,“您当真放她俩走?”“不然呢?”徐徐回首瞧他一眼,男子说,“你的腿究竟是被何人所伤都未搞清就在这儿闹事,拿个女人来作孽,你觉得合适吗?”“我……”“有时性情疏狂也应该有个尺度,长孙兄妹之事我不追究与你。

但在盐帮闹事,坏了盐帮的规定那就是死罪。

倘若下次再发生诸类事件,我就将你杖毙!”刀疤汉一骇,虽心有不甘,但也不敢违拗。

小说《谈情不说案》第四章出师不利试读结束。

展开阅读全文。


情感美文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情感美文-情感专家www.c229.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