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六百六十一章 陛下圣谕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日期:2019-07-12?|? 作者:本站原创?|? 175 人围观!

六百六十一章 陛下圣谕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见林延潮要发表‘浅见’,潘晟笑着与一旁张四维道:“那正好,林中允言不轻发,既是深思熟虑过后,必有高人一等之见识。

”张四维微微笑着道:“水濂兄,这么说不怕夸坏了后生么?”潘晟,张四维同时笑起。 林延潮见潘晟和颜悦色,心底一动。 这潘晟是什么人?潘晟官声一贯很好,官至礼部尚书仍贵而不骄,同时他还写得一手好字,书法被徐渭推为‘东南独步’,这是史书上所载的。 但从史书不会记载的角度来看,潘晟不仅是张居正重要盟友,而且他在内书堂教习时,冯保还是他门生。

在张居正和冯保间,潘晟可以说是二者联络的纽带。 张居正为首辅时,潘晟平素也是尸位素餐的尚书,不持什么政见,这一次突提出‘振兴文教’,多半是出自张居正授意。 林延潮心知张居正已是执政末期了,清丈田亩,一条鞭法已是在全国贯彻,官员士绅骂声一片,那么现通过‘扩招生员’之策来收拢下人心,减少反对的压力。 若没有意外,那么扩招生员之议,多半会在这一次廷议中通过。 至于全国兴办义学,不过是障目为之,廷议上若只抛一个‘扩招生员’的议题出来,那还叫什么廷议?从礼部几名官员议论间,林延潮已是将潘晟提出‘振兴文教’廷议的目的弄清楚了。 林延潮连忙道:“禀阁老,宗伯,下官一会所言不妥之处,还请两位指正才是。

”潘晟呵呵地笑着道:“但说无妨,廷议上就是各抒己见,本部堂就洗耳恭听了。 ”潘晟,张四维这么说,下面官员却是另一等想法。 廷议上本就是外朝官的一亩三分地,林延潮身为内朝官来此大发阙词,就是过界了。 几名官员在旁听了,都动了林延潮若一言不合,就当场反驳让他下不了台阶。 林延潮道:“子曰,先进于礼乐,野人也。

后进于礼乐,君子也。 如用之,则吾从先进。 ”林延潮第一句话抛出孔子的观点,四平八稳。 场下急于反对之人,也无从反对起,否则就是反对至圣先师了。 孔子这句话是,先学习于礼乐后为官的,是平民百姓,先当官后学习礼乐的,是官二代。 如果我要用官员,则用先学习于礼乐后为官的平民。

此话说明孔子提倡平民学习礼乐,再入仕为官。

林延潮顿了顿道:“至圣先师倡学优则登仕,然而学习礼乐,唯有求仕一途吗?”这句话还是没毛病,几名准备鸡蛋挑骨头的官员再行忍耐。

“兴办义学,人人诵之孔孟之言,乃为学以仁德,开启民智。 ”下边的官员听了纷纷心道,原来林中允是支持‘兴办义学’,果真是书生之见,想当然尔。 不过也有官员,为‘学以仁德,开启民智’八字仔细而思,学以仁德是不错,但开启民智却是有毛病了。

韩非子称言,禹利天下,子产存郑,皆以受谤,夫民智之不足用亦明矣。

意思是禹,子产这两位有大功于天下的人,在位时都受到民间议论的诽谤,可见所谓的民智就是一个笑话,听不听都是一样的。 一抓到林延潮言语里的漏洞。

一名礼部主事冷笑一声,出班袖袍一抖道:“林中允,此言诛心!”诛心二字打断了林延潮的话。 廷议上一般是让人将话讲完,再行辩驳的,对方乍然打断林延潮的话,这不合规矩。 身为廷议主持的潘晟眉头挑了挑,没有出声制止。 场下礼部官员窃窃私语道:“林三元身为内朝官,对我礼部之事指手画脚。 堂部大人有‘腹内行船’之量也就罢了,但我们这些部僚,却不能忍,我等一人一句话,即是一记记巴掌,足可把林三元的脸打肿了。

”这名官员见潘晟没有说话,得意地继续道:“开启民智,实诛心之言。

道德经言,绝圣弃智,民利百倍。 启民之智,于义学教化何益?”另一名官员道:“不错,至圣先师曾言,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林中允难道不闻此语吗,如此何谈饱读诗书呢?”还有几名礼部官员你一言,我一语说了起来,竟是上前群起攻之。 潘晟,张四维闭口不言,继续作壁上观。 几名礼部官员唇枪舌剑下,林延潮反而笑了笑,轻咳一声:“诸位稍安勿躁,昨日在武英殿面圣之时,本官也曾与以此议上奏,陛下曾如此面谕……”说到这里,林延潮故意将话头截下。

下面方才指林延潮鼻子攻讦的官员,仿佛突然被人掐住喉咙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潘晟,张四维对视了一眼,一拢朝袍从椅上起身,对林延潮一揖道:“臣恭聆圣训!”众官员也是一并肃容,向好整以暇坐在太师椅上的林延潮躬身道:“臣等恭聆圣训!”众官员齐躬身,林延潮静静地坐了片刻,这才笑了一声道:“诸位大可不必如此,这里又不是武英殿。 宗伯,中堂请坐!”尽管林延潮这么说,众官员闻言仍是不敢直起身子,说一句话。

潘晟也没料到林延潮还有这一诏,但他身为礼部尚书朝林延潮作揖,也不太好看。 于是他笑着道:“林中允在武英殿有君前奏对之遇,那正好让我与诸位大臣们一并同聆圣训。 ”说完潘晟借势坐下,张四维次之,众官员齐松了口气,直起身子。

于是林延潮从椅上起身,从容来至阶下,放眼四顾方才几名指着自己攻讦的礼部官员,此刻都是熄火。 林延潮心道我就知尔等不服在此bb,但既这里不是经筵,我也就懒得与你们再废话了。

林延潮目光收回,没有立即开口,反而是转过身面北,朝着乾清宫所在的方向。 林延潮先郑重其事地长长一揖,潘晟,张四维也不得不再度从椅上起身,同向乾清宫一揖。

在场官员见此,一并跟着朝乾清宫一揖。 行完礼后,林延潮这才转过身来,对着在场众官员朗声道:“陛下圣谕……”。


情感美文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情感美文-情感专家www.c229.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