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曹文轩:让头顶的星辰打开记忆之门

日期:2019-05-15?|? 作者:本站原创?|? 53 人围观!

《蜻蜓眼》无疑是我个人创作史上的一部很重要的书。

三十多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我接触到这个千载难逢的故事。

我将与它的相遇看成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刻,看成是天意——命运之神眷顾我,让我与它相遇。

当初,一接触它时,我就已经知道它的宝贵,“价值连城”四字当初就在心头轰然作响。

我很清楚,作为一个写故事的人,一个作家,他遇到了什么。

但我即使在“榨干”了故事主人对这个故事的记忆之后,我依然没有产生将它很快付诸文字的念头。

我是一个喜欢珍藏故事的人,而对那些可遇不可求的故事,更会在心中深深地珍藏着。

藏着。 一藏三十多年,就是不肯让它面世。

感情上是舍不得(那种感情十分类似于一个父亲不想让他心爱的女儿出嫁),理性上我知道,一个作家必须学会对故事的珍藏。

这是一个本领——珍藏的本领。 珍藏的好处是:那故事并非是一块玉——玉就是玉,几十年后,甚至几百年后,它还是那块玉,而故事却会在苍茫的记忆的原野上生长。 岁月的阳光,经验的风雨,知识的甘露,会无声地照拂它,滋养它。

它一直在生长,如同一棵树,渐渐变得枝繁叶茂,直至浓荫匝地。

三十多年间,有时我会想到它——想到它时,我就会打开记忆之门去看看它,更准确的说法是观赏它。

我发现,我观赏的目光正在由平视逐步抬高,而改为仰视,不断抬高的仰视。

我知道,那棵树,在长高。 我知道,总有一天,它会长成参天大树。 终于有一天,这棵树,不再是树,而从植物变成了动物,这个健壮的动物,不再安于在记忆的原野上走动,它要去一个更加广阔的世界了,任何栅栏都不能再阻挡它了。 沉睡,哈欠,继续沉睡,一跃而起,精气神十足,它一定要走出记忆之门,到光天化日之下。

“放它出来,到大世界去!”我听从了这一似乎来自天庭的声音。

于是,它就成了《蜻蜓眼》。

“蜻蜓眼”是一种宝物,是一种椭圆形的珠子。

在小说中,它只有两枚。 但我知道,现在它就不是两枚了。

一册《蜻蜓眼》就是一枚。 它将繁衍成多少枚呢?我想这不是谁都能说出这个数的。 挨着“珍藏”这个字眼的是“沉淀”这个字眼。

回想三十多年的珍藏,冷静一想,我发现,其实不是故事在变,而是我在变。

我的思想在变,我的审美观在变,我的趣味在变,我的情感以及情感方式在变,我的目光在变。 而这一切“变”,都是往更可靠更成熟方向去的。

许多当时令我冲动的情节与细节,时过境迁,不再令我冲动,而归于平淡。 而当时并不上心、觉得微不足道的情节和细节,反而在逼近你的目光,并熠熠生辉。 一些当初的见解在瓦解,而新的见解在生成。 我感到,自己书写和驾驭整个故事的能力在一天天地增强,心虚在不断地被新生的力量削弱,而代之而起的是满满的信心。

前后比较,我觉得昨天对这个故事的领会与把握与今天对这个故事的领会与把握,有天壤之别。


情感美文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情感美文-情感专家www.c229.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