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她,农业普查员的500万分之一

日期:2019-06-12?|? 作者:本站原创?|? 198 人围观!

她,农业普查员的500万分之一

3月8日,妇女节。

这天清晨,在辽宁省合隆满族乡统计办的办公室里,刘晓莉正忙碌地统计汇总上来的普查数据。 相比于十年前的第二次全国农业普查,2017年正式开展的第三次全国农业普查的录入方式发生了重大变化:十年前入户录入数据是带着纸质表格进行登记,今年则给每个普查员配备了电子设备——手持智能数据采集终端(PDA)。 刘晓莉解释说,在工作中发现,还是先纸质表格登记再往PDA录入更靠谱,所以在入户普查时,还是要带着数量繁多的表格。

然而,正是登记方式的变化无形中加大了刘晓莉的工作量,因为各村民组普查员的差异性,有的普查员对PDA的使用不适应,她就手把手地教。 刘晓莉性子急,一着急就会大声喊,也因此得了咽炎。 如今,入户登记虽已进入尾声,但是刘晓莉的手机和办公室电话依然响个不停。

绝大多数电话是普查员打来的,主要是咨询。

“如果一个普查员出了一个纰漏,那全国500多万普查员会是什么概念?我想,这种千古罪人式的事情没人敢掉以轻心。

”合隆满族乡有92个村民组共6400多户,最后汇总到刘晓莉这里的就是一个拥有300多万数据的庞大信息库。 最开始看到这个数据量的时候,刘晓莉也感到头大。

从去年11月初培训到今年3月初入户普查进入尾声,刘晓莉几乎没有了双休日的概念,更别说享受妇女节半天假期的福利了。 忙完了早上的数据录入和统计,刘晓莉“全副武装”准备出门。 对于自己的打扮,刘晓莉自嘲说像纯爷们:“纯爷们安全啊,晚上走路没有打杆子的(方言:打劫)。 ”每次骑上电动车驶出乡政府,刘晓莉就会想起“一骑红尘”这四个字。 身为双跨普查员,全乡92个村民组刘晓莉几乎都要跑到。 “眼下看,红颜还不太老,但我的电动车肯定要提前下岗了。 ”刘晓莉笑着说。 因为要全面准确录入农户的大型农机具,无形之中就把家庭收入给暴露了。 有的农户不愿意,就遮遮掩掩,往往在这个时候,普查员的工作就抛锚了。 这时,刘晓莉的工作就是去当救火队员。

农户一看乡政府来人了,感觉靠谱,才愿意配合。 在普查中广交朋友是刘晓莉的一大法宝。

范家堡村的种粮大户李大嫂便是刘晓莉诸多朋友中非常得力的一位,她是刘晓莉的“义务情报员”。 李大嫂挺喜欢刘晓莉:“我愿意帮晓莉跑前忙后的,就因为她这个人实诚、说话中听。

再说,大伙都帮着点,她的活儿干得就能快点。

孩子要考高中了,怎么也得有点时间陪陪孩子。

”图为刘晓莉和李大嫂在一起。

十年前第二次农业普查时,刘晓莉还是一个刚参加工作没几年的新人。 当时,谁家能有个小型播种机就很了不起了。

如今,置身于种粮大户各种大型农用机械的“包围”中,刘晓莉会由衷地生出一种自豪感。 因为有李大嫂这样的“情报员”,刘晓莉的入户普查吃闭门羹的几率就小了很多。 在刘晓莉看来,李大嫂的“情报”非常准确,她说谁在家,那就一定在家。

在普通农户家里,刘晓莉不但是一个普查员,还是政策解读员和民情民意传声筒。 结束了数据录入后,户主提出上午9点半就停水的时间不合理,希望刘晓莉给反映并帮助解决。

刘晓莉把这样的委托当成村民对自己的信任。

“如果没了这份信任,普查工作可能很难开展。 ”这家种鸡场属于第三次全国农业普查中的农业生产经营单位类,相关的普查也最为繁琐,常常是刘晓莉有时间人家没时间,另外还涉及到隐私保护。

好在这一次,种鸡场的主人在家。

出于卫生安全的考虑,刘晓莉跟种鸡场女主人商议进入鸡舍录入数据的合适时间。

一个上午的马不停蹄,42岁的刘晓莉已经显出疲态。

“中午吃完饭我怎么着也得眯上半个小时,昨晚加班到12点多了。

现在对我来说是人是铁、觉是钢,插空补觉下午才能有精力干活儿。 ”妇女节那天,刘晓莉回到乡政府已经是晚上6点多。

拎着满满一包农业普查登记表走在楼梯上,刘晓莉显得非常吃力。

回到办公室,打开电脑,刘晓莉继续往PDA里录入数据。

桌上的每一张表代表着一个家庭,中央政府制定农村未来十年的相关政策,很大程度上要依赖这些表格。 由于是妇女节,刘晓莉的爱人已经在家准备了很多好吃的来犒劳她。

所以,刘晓莉决定破例提前收工。

晚上6点半,乡政府所在的区域已经亮起了路灯,刘晓莉骑着快要下岗的“坐骑”准备回家。

等5月底,她就可以好好在家陪陪儿子了,不过那时候中考也快要开始。 想到儿子,刘晓莉不免有些愧疚:“哎,我这个母亲当的……”。


情感美文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情感美文-情感专家www.c229.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