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第四回 武行之清明祭扫 刺毛虫诡计揉花

日期:2019-07-12?|? 作者:本站原创?|? 4 人围观!

第四回 武行之清明祭扫 刺毛虫诡计揉花

道:“你为何才来?把我急得不快活,反睡了去。

”媚娘道:“我吃了午饭方好来。

不然,来了又要去吃。

”六郎道:“难道在这里是没饭请你的。

”玉妹说:“六郎尚未吃饭,我去拿来请他。 ”只见拿了些肴酒摆下。 三个人,吃得有些酒意,,大家高兴起来。

重整风流,更番取乐。

只因情浓意厚,玉妹不忍得抛舍六郎,只在丈夫面前说慢些着。

正是:欲得此情常不断,永作人。

过了十余日,无一日不过来干此勾当。 江采一日在街上与张玉道:“他两人已缠好了不能舍去,怎生得雏儿去卖?如今又要用计了。

我闻知白公子到处寻六郎,无处寻觅。

我去通一个风,晚上回去时,着人兜了他去。 他自然管紧了,不放出门。 两日不来,雏儿必然念想。 只说他被父母拘在馆中读书,独学无朋,一人在馆。 恐来时被他们寻着了,带累你。

止得一河之隔,着人摇船来接你。

一会骗得下船,先寻了一个僻静所在,哄他到那里住着。

把那刚柔性儿圆活话儿,管取自然妥当了。

”张玉道:“。 我如今和你找寻房子去。

”他二人到城外,寻了人家一个庄所,牌匾上题着墨花庄。

真个幽静,又且精致,是一个独家村。 问了相近人家,指引与屋主租了。

这庄原是屋主造与儿子读书的,床帐物件皆是有。 只因儿子出外游学,左右空着,反要着人照管,故此不取甚大租息,便租与他了。

家伙什物件件皆有,开了一个帐儿,都借与他使用。

二人停当了房,便转身道:“我如今一径回家,先把他冲破了,识识面儿,有何不可。 ”江采道:“我不须去,你一人也毂了,我还要日后装船家。

”张玉悄地到家中,把门推开了。

原来玉妹在楼下烹茶,道:“雏儿可在么?”玉妹道:“在,我教你再缓几时着。

”张玉把前事—一说了。 玉妹想道:“若六郎不得来,也与我无干,任凭他作去干罢。 ”张玉三脚两步跑上楼来,二人正睡做一头,把媚娘惊得。 张玉道:“你们干得好事。 ”六郎只道张玉要去完心事,悄与媚娘道:“你如今说不得了,没奈何,只得与他干一干罢,我和你还好来相与。 不然,他叫起来,一来你名头坏了,做人不成,二来我也性命难保。 ”媚娘低着头,心儿里不住的跳。

六郎与张玉道:“我已说明了,你将就些他罢。 ”说完,竟往楼下去了。

张玉原无此心,倒被六郎说明了。

只得走到床边去,把媚娘搂着。 媚娘无计脱身,又因六郎说的话,只得含羞,任凭张玉之意。 可惜一朵鲜花,又被狂峰浪采。

这张玉的比六郎不同,媚娘也是命该如此,只得被他颠之弄之,但不肯接唇紧抱。

张玉见媚娘姿容可爱,不能恋战,只得泄了。 媚娘起来,长叹了一声,走了下楼,见了六郎,红了脸道:“我明日不来了,你可再消停一日。 ”说罢,径自出门去了。 六郎也渐渐出门,不期被白公子遇见拉住。

六郎心下想道:“总是明日不去。 ”径同白公子到了家住下。 其年二月下旬,乃是清明佳节。 武行之意欲拜扫先茔,三日前与妻子商量,一面着三思去请武城夫妇。

又与媚娘道:“你终日打搅张家,不若接他夫妻二人,往坟上一行,以答往日之情。

”媚娘道:“极好,如今我即去约他便了。

”说罢,即往张家,见了玉妹道:“大娘子,终日打搅你,六郎这几日可来望你么?”玉妹道:“前日来说在隔河庄上看书,若到我家会你,思我这獃子撞着,又欺侮你。 他着我密密的说与你知道,明后日摇船来在我后门边等你,不过一时工夫,千乞捉空儿会他一会。

”媚娘想了一想,道:“我倒忘了,老父老母着我来接你们二位,后日往荒陇一行。

”玉妹道:“多谢,你可去么?”媚娘道:“我自然奉陪你去。 ”玉妹道:“何不你推病不行,往践彼约,有何不可?”媚娘道:“若在你后门下船,你们去了,我怎生下得船去?”玉妹道:“你若去,我自在家等你了。 ”媚姐笑道:“莫若着你张大官人去我家坟上吃酒,着船上人叫他来了,有何不可?”玉妹道:“倘我那獃物不去,又误了事。

”媚娘说:“这等约定了,我便到他馆里会他,再同他来与你相会。

”说罢,辞了出门。

玉妹道:“你装病必须临期方妙。

”媚娘问道:“为何?”玉妹道:“待他装办端正了,不能改日。 ”媚娘点头,笑笑儿去了。 张玉同江平恰好回来,玉妹把前项事说了一遍。

二人大笑道:“这番中我计也。

”江采次日清早,走去雇了一只空船,打点得端端正正。 到了那一日,武家清黑早着三思来邀张家,张玉还在家,道:“小官人多谢,寒荆不能去,小弟领情就是了。

”三思别了回来,见媚娘还未起,立在门外道:“姑娘快快起来梳洗,挑盒子的人也来了。

”媚娘道:“我肚中痛,不能起来,怎生是好?”武行之道:“这样且待一会儿。

”媚娘道:“路远恐往返不迭,趁早儿去罢。 即便就好,也梳洗不及了。 ”行之道:“既如此,且把媚娘在家看守门户。

”行之夫妇、三思并武城、张玉,一行儿去了。

媚娘起来梳洗,真打扮得齐齐整整,扯上了自己房门,拿了一把锁。 走到门首一张,见四下无人,把大门上锁了,带钥匙径到张家。

玉妹接着道:“知已等久了。

”媚娘道:“你官人到我坟上去了,莫若着船家去唤他来。 ”玉妹道:“他毕竟致诚候你,你便去一次儿,下遭也好识认。 ”媚娘道:“也说得是。 ”开后门下了船,竟摇到何处去。 不知后来怎生结束,且听。


情感美文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情感美文-情感专家www.c229.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